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父親節禮物

究竟有幾耐無收過父親節禮物呢?物輕情義重,兩兄妹破天荒合作DIY一份禮物給我.


雖然唔值錢,但心意已經足夠,他們倆還在求學,我也不寄望有甚麼金錢能買的禮物或被邀約飲一餐茶.


大仔只在咭上寫一句說話,但以他並不喜歡表逹情感的性來說,已經有好大進步,喜歡繪畫的囡囡,在咭的底面都繪畫了圖畫,表逹自己的心意.難道她真的記得我有這樣抱過年糼時旳她?


不過倆兄妹出世至今,我都未養過貓喎,單憑我喜歡貓就作了此畫,無所謂啦,咁有心畫咩我都收的.

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運動意外

我又出意外了,右邊手踭和膝頭都磨去了一層皮.



受傷的面積都不算少,幸好公司急救箱有大塊的藥用膠布.


事緣我慣性的在上班前都在公司附近的海濱公園跑步,其中一段路是由無數的木方組成.我便是被其中一條失修而突出路面的木方絆倒,擦傷了手腳,


本來想找公園的管理協助,郤不見人,但郤在突起的木方一米外有個(雪糕筒),可以用來阻擋路人,免得成為下一個受害者,那知(雪糕筒)上有張紙寫着(維修)的字句.噢天呀!擺得那麼遠,誰知是警告地面不平喎~~~


幸好公司離我不遠,而且所需用品,公司急救箱有足夠存貨,這天就只能跑得一公里多點,便受傷離塲,希望只有我一個倒霉,被絆倒受吧.
連續三天還是要與紗布為伴呢.

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

城市有機


這裏不是元朗或錦田等等的偏遠郊區,正是我家附近的商塲,在商塲的平台一角,竟然有個有機農莊.


這天太太都不弄晚飯了,就好好享受這片綠色田園.


茄子


粟米


洛神花

 
辣椒還有蕃茄,小小的地方郤種了多種植物,雖然心知是商塲其中一個營商策略,不過在大城市,石屎森林來一個綠色莊園也不錯.


小女沒有同行,要她一個在家捱飯盒,就在莊園買了個飾物給她,據說可以擺一年,膠球內的鮮花也不會壞.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遇溺-生死一線間


真係生死一線之間,今後更要求主使我更懂數算自己的日子,


當時的景象,白光的強在我面前,猶如白色的随道(其實是天上的陽光透入泳池底.)此刻我實在無法再閉住呼吸,連飲了幾啖游池水,但意外地並不覺太辛苦,反而因為不用忍住呼吸而覺得舒暢,但幾續這樣下去,我會窒礙息死的,求生意志,令我更加要有自救的覺悟(因為都無人知道我遇溺)


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

上水古洞的有機農莊


參觀過好幾個有機農莊,這個算係我見過最簡陋的農莊.


原來這個農莊,太太在很多年前已來過,只是和今天一樣,未是火龍果當造的時候,所以連一棵火龍果都見不到.


無所謂吧!反正一定可以買到有機蔬菜,太太特定買了兩棵從田裏摘下來的紅菜頭,回家搾汁飲用,而且桱葉還用來煲湯,味道呢....................


或者這個農莊無咩噱頭吸引多人來參觀,除了設施簡陋,連工作人員都衣衫襤褸,睇見都覺得他們很艱苦經營


除了參觀農莊(其實範圍好細,可以說一眼睇晒)和購買有機農作物,另外一個節目就是教授制作茶粿(雞屎滕)


不過搓粉早就由他們預先做好,我們只係包料,隨後由工作人員幫我們蒸熟.


過程雖然簡單,其實都幾好玩.


農莊是否一定要飼養山羊供遊客玩樂呢....利用動物賺錢方面,我一直都有保留.


最後自己制作的茶粿出籠,果然親手包的,自己會覺得好味.





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馬屎洲之行


友人知道我剛去過三門仔,想找我一同行多次,無所謂,反正地方唔錯,純粹陪朋友行多次無間題吖.


當然除了三門仔,馬屎洲也會行多次.



來回雖然只是一個小時,但以為行得輕鬆!就一定想錯了.


因為至少三份一路程都是梯級路,對我這種經常跑步的人來說,問題不大,但對太太而言就太辛苦,回程時,我全程都要實太太的手走梯級路.


到逹馬屎洲前的路盡是墓地,夜晚行的話,夠晒氣氛.


在山的最高點,可以遙望李家誠的慈心寺.



 過了這個亭,就是直落去馬屎洲.


離遠就可以見到馬屎洲美的的景色.


由於馬屎洲是自然環境保護區,這裏的無論是貝殼還是石頭,一律都不能帶.


 所以還是帶走相片,留下足跡好了.


 其實就算唔跟旅行團,也可以自己撘車來.,在大埔坐74K便可以在三門仔站落車,


然後沿着新三門仔行入去上山便成.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馬屎洲、新三門仔-景物已變.人面依舊


囡囡學校的家教會搞旅行,家裏就只得我陪太太參加,囡囡寧願留在家裏溫書,現在的孩子讀書真辛苦.


先到三門仔村落車,但這個三門仔郤和我廿多幾年前經常出入的三門仔不同,因為原舊的三門仔村己清拆發展,這個其實是新三門仔,.


新三門仔不像舊三門仔那排得一行行齊整齊的房舍,也沒有了當年家家戶戶門口都有個十字架,聽聞當年有個牧師帶領大多數村民信耶穌,那時村裏的宗教氣氛很濃厚.

 
只有這個基督教堂仍在原址,不過我記得當年是白色墻身的.


我們其實不是探訪三門仔,而是要穿過去到馬屎洲


不過路上郤有一些標籤提醒路過的人,三門仔其實都歷史攸久.





 
 而且還有一間小小的博物館,有機會經過郤不可錯過.


廿多年前,我仍是教會的中堅份子,為配合教會在大埔的開展,我要經常在官塘山長水遠去大埔聚會,那時大埔交通無現在的發達,交通工具選擇又小..


那時星期六、日上午完了聚會,下午又無任何事做,都會和教中的弟兄姊妹乘坐74K巴士到三門仔扒艇仔,在水上逍遙是賞心樂事,不過此此景已成追憶.


一年多後,我由大埔區返回官塘區聚會,而之後不久,大埔區教會發展成熟,大部份由各區調派過來幫手的教友都陸續返回自己的原本的區域.


從此我再無踏入過三門仔,更沒有和其他人在這裏扒艇仔,或者當年年青的我我是極熱血的,作出這樣的事奉是甘心樂意的,不管今天教會團體已不像當年,但這回憶一直在腦海揮之不去,掛念當年的情,當年的人和事................

(由於這篇寫到這裏,己經覺得有點長,下一篇再入主題-馬屎洲教育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