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6日 星期四

片片楓葉片片情


每到大棠賞葉的季節,我總會回想多年前,有班人在另一處等我平安回到集合點的往事.


那些年並沒有流動手機,只憑約定某時間某地方集合一齊,結果一班人分開三隊人不同的路線,往在同一地方集合,最於只有肩負大眾行李,行最容易的路線的一隊順利到步,其余兩隊(包括我)都失敗了,自行回家.


結果只有這一隊在目的地守護我們的財物,飢交迫為我們的平安而禱告...


當然搞到他們很夜才知其餘兩隊已平安回家,他們還分別安排隊員將我們留下的包裹送還給各人,沒有埋怨,沒有怒氣....


今天應太太的要求,一齊到大棠楓香林賞葉.


其實如果是我一個人,或會懶得山長水遠來,只為看一片紅葉,不過為着心愛的人,平時一個人不會做的事,只要為她,就會毫無恕言去做,這叫愛吧.


在起點和終點都見有人用掉落的茶花砌成心形,又大個又美麗,為這片楓林一點點綴.


相信因為今個冬天較和暖關係,楓香樹的葉子並未最靚,起碼只有少數幾棵樹的葉子是紅色,其他多數是帶金黃色吧.


盡管如此,一來一往的兩小時的山路上都是美景盡收眼內.


其實今時今日的交通太方便,只要西鐡朗屏站再轉乘九巴66K便到,車程不耐,又容易去.


不知去了第一次,明年太太又否嚷着要去呢.

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

人人都話去工展會

其實工展會對我並非有吸引力


總是因為想陪太太去吧


據說今年的工展會比上年更多人入塲.


真係咁多嘢賣嗎?我唔知喎,不過可以試食的位相當之多(但我從來都唔會去試食的)


除了設立試食,很多攤位都裝修得好吸睛,這種動漫式的門面又真係幾可愛噃.


整日我都無認真入過一個檔口(無心情)不過太太就買了千多元貨品.

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

一新美術館

位於官塘海濱公園對面有個不起眼的美術館


由於我見工關係,可以順便入內參觀


星期一至五開放,免費入塲,不同的作家輪流展出作品


今天是中國傳統陶藝,不過缺乏藝術修養的我,只有看.並不懂欣賞.


這種藍調,曾聽人講是所謂的(潮州藍)


雖然我不懂中國畫,但也知一幅靚畫是不易畫的.


今天見的一份工作泡湯了,明天繼續努力啦!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突來的假期


(圖文不符)


突然來的假期,由今天開始.


昨天收工前獲公司通知,因為公司要開源節流,我被裁員了.


這份工作我只上了九個月工,是之前的公司將我部門外判別的公司.早就預咗未必可以長做.


況且在我放完病假後就已裁走了四位同事,我這後補的,在病假復工一個月後才炒魷魚就已經賺到了.


上次被裁員是十五年前,但相隔個半月又再在同一集團工作,今次真的要和這集團和相閞熟識的人正式說再見.


將來新份工作又會是新挑戰.

2019年11月23日 星期六

兒童醫院


終於可以勉強跑遠些少的路段,可是由官塘海濱跑去郵輪碼頭已經有點勉強,回程就已經有點有心無力。



唯有在回程中途在剛開診的兒童醫院停一停休息,和當中值班的保安聊天。


醫院內未有食堂,在這裏上班的員工,包括保安和清潔工都只能叫外賣或自己帶飯解決午飯。
自己小時候,香港並沒有兒童醫院,自己兩個小孩有病時,那時也沒有兒童醫院,要陪他們住院就唯有坐在病房的椅子上過夜,或者有部分醫院有碌架床給自己夜晚開在孩子床邊陪睡,現在有栽為孩童開設的醫院,的確是好。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重臨濕地公園

手術前至今,已經好耐無用機影相啦,濕地公園就更加耐無入去.


公園戶外處處殘荷,未到時候見到我喜愛的白荷.


就算一年四季經常見到的蓮花,今天也只有廖廖一兩朵.

反倒是雀鳥是不少


牠們在爭甚麼呢,要好好相處啊.


有幸今天雙手叫做能恢復能力操控相機,年頭的花卉展,我無辦法對焦,連提起相機都有點勉強.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真要珍惜好日子.






2019年11月10日 星期日

思前想後

當我知道要進行一個風險較高的手術,好自然就會去思考人生。更會思考老生常談,我從那裏來,來這裏的意義,將來又要往那裏。
我若一睡不起,我會往那裏?在那裏我又會遇見誰?

其實因為本身的信仰關係,心中基本有答案,但當我手術前注射了麻醉藥昏迷後,我會怎樣?是否像睡了一覺發一個夢,又或者手術失敗了,我會否像傳說中見到一道白光,引導我回到我所相信的主裏……


原來麻醉了並不像是睡了一覺得,也沒有見到一道白光,更沒有見到我的主,只能形容像是斷了片,這一刻還見到手術室內牆上的鐘是上午8時半,像眨一下眼睛就已經見到手術室外的鐘已是下午3時正,在這6個小時裏完全不知自己發生怎麼事,也感覺不到醫生是如何在我頸上做了怎麼……

人若處在暗昧不明的地方,上天一定會為佢開一點亮光,好讓人看見前路如何走出。本來自己要做手術一事,我除了自己太太外,任何人都不想知道,感謝知道了的朋友,兄弟姊妹不斷送來祝福和鼓勵,通知大家是對的。

手術後,我康復的進度也快,瞓病床兩天便可以自己下床走動,8天後可以正式出院,個半月不到就可以復工。這全靠大家在精神上支持的結果,在此我感到非常的多謝。